青海湖的黃昏

來源: 青海日報    发布时间: 2019-11-29 10:08    编辑: 馬秀         

  我乘坐的車子駛出德令哈的時候,已近下午四時。

  開車的表弟說,我們到西甯太晚了,還不如在烏蘭住一晚,明天一早去哈裏哈圖,下午再返回西甯。

  此時,我的心裏突然冒出一個念頭:到青海湖看日落。我算了一下時間,如果順利的話,我們一定會在黃昏時分趕到青海湖。于是,我提議大家到青海湖看落日。

  好啊!到青海湖看落日,青海湖的落日我還真沒看見過呢!表妹興高采烈地響應道。

  是啊,虽然我也是多次去过青海湖,却从来没有看过青海湖的落日。青海湖的黃昏,一定是温暖、恬静且富有诗意。

  這樣想的時候,我的心更加急切地期待著與青海湖的漫天紅霞一起澎湃。

  20時15分,我們如願以償地在黃昏時分趕到了青海湖。遠遠地,我們就看到夕陽已經把青海湖的水域染成了金色,我興奮不已,表弟擔心等我走到湖邊時錯過了落日。他將我不方便行走的實情告知了幾個收門票的藏族同胞,希望他們同意我們將車子開到湖邊。幾個豪爽的藏族同胞沒有絲毫猶豫,就答應了我們。

  表弟將車開到湖邊,我下了車,因爲剛下過雨的地有些泥濘。表妹攙扶我走到了湖邊。

  站在黃昏的湖岸,有種時光停頓下來的錯覺。向西望去,開闊的湖面上一輪渾圓而金紅的落日沖出了烏雲的重圍,而它閃爍的耀眼光芒賦予我生命的激情,我舉起相機對准了鏡頭,一幅沒有邊框的美麗畫卷瞬間被我定格。

  金波蕩漾的湖面被落日的余晖燃燒得有些壯麗,湖水別無選擇,捧出了她葳蕤的藍,湖面上潋滟著的似乎是她們柔軟的情語。

  青海湖,你以你的寬闊來拓寬我的愛戀,你以你的潔淨來濯淨我的心靈,你內心的明媚引領著我走出生命的灰暗。

  青海湖,我多想像戀人一樣愛你,我的愛原始又清純。等風在你寬闊的胸膛上開出朵朵浪花,我就交出我體內的浪花。

  湖水是甯靜的,只有那夕陽放射出萬道金光去彈奏她藍色的心弦時,她才發出詩意的贊歎,又仿佛夢境中的呢喃。

  好冷啊!幾個遊客在我身邊輕輕叫喚著。

  冷嗎,我怎麽一點也沒感覺到,你們是從哪兒來的?望著幾個身穿夾克裹著披肩還在哆嗦的遊人我問道。

  我們是從浙江來的,你穿著短袖不冷嗎?他們反問我。

  我不冷。

  表妹從車裏拿來一條披肩,我說我不冷,你披上吧。

  我擡起頭來向西望去,湖面上的落日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,但天邊還是一片通紅,余晖傾其所有彌散著愛的余溫。我站在石碑前讓表弟給我拍照,等我拍完照,看見湖邊的遊人已是寥寥無幾,一陣風吹來,表妹喊起冷來,我知道我該離開了,但我真的舍不得離開,我嘴上答應著離開,眼睛卻依然堅定地望著湖面,生怕它從我的眼前消失。

  往回走的時候,我看到有一位藏族老人牽著一頭白牦牛站在暮色中,他和它是那麽的平靜,平靜得如同身邊那一面蔚藍湖水。是我們的離開歸還了他和它的甯靜,還是他和它本來就是如此的甯靜?

  我疾步走到他與它面前。那位藏族老者以爲我要騎他的那頭牦牛,他牽著牛迎了上來。當我說出我只想和那頭白色的牦牛合影時,他搖著頭連忙說,不騎不行。我說合影也給你錢,他還是拒絕,一定要我騎上去,仿佛只有我騎在牛背上他收費才合理,情急之中我用青海方言和他溝通起來,他答應著把牦牛牽到了我身邊。

  和白牦牛合完影,我才感到一陣陣寒冷,我們趕忙回到車上,表弟查看車載溫度計,顯示青海湖的溫度是8℃。

  等我們的車子駛出青海湖邊時,一頂帳篷前已經點起了一堆篝火,一群人圍在篝火旁歡快地跳起了鍋莊,那一團熊熊烈火灼疼了青海湖的夜色,也灼疼了我的離愁。

  我留恋青海湖给予我的那短暂的宁静,那一刻的宁静,似乎给了我一生的宁静。(清 香)